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18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10章 生与死之间(二)
作者:二两钤| 字数:2205| 更新时间:2019年05月10日

合肥代孕 www.bh-wh.cn 什么?!

赫连夜南一脸震惊,更是如梦如幻了一般。

这女人说什么?她是被玉明朝追杀?

他又看了看玉芙斓,见她也是傻傻愣愣,已经措手不及,就赶紧小声询问:“到底怎么回事?不是你弟弟说,是皇后打伤了他了吗?”

玉芙斓也是稀里糊涂,还抖着肩膀,痴呆说:“这这这?殿下,没有错??!妾身可是看到了他那一身伤??!”

赫连夜南神色变化,已经越发难看了。他瞪着宁千楹,咬牙切齿问:“还敢胡说!那良五将分明是你打伤的!你居然敢颠倒黑白!”

结果宁千楹一听,差点在心里乐开了话。

也亏得这两个傻子没有亲眼看到她打人,还可以狡辩几句。反正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,还怕他玉明朝出来狗仗人势不成?虽说打狗还得看主人,今日!她宁千楹就连主人一起打!

“殿下!您……莫不是误会臣妾了?臣妾这般柔弱,想打得过一身武艺绝顶的良五将?殿下,此事可容不得说笑??!”宁千楹再次低头,诉说满腔委屈。

可这心里,都快憋出了内伤!

真好!真是痛快!

趁着他们还没有知觉过来,宁千楹干脆继续煽风点火。

她哽咽着,眼里泪水打转,还要无奈说:“殿下……也不知道臣妾是做错了什么或者是招惹了什么人,居然让他们对臣妾下了这样的毒手,若不是臣妾有一匹马及时逃脱,想来……是再也见不到殿下了??!”

“你!你可真是能言善辩??!良五将先你而归,却带着满身的伤!还说不是你打的?”赫连夜南气的五脏六腑巨疼,指着宁千楹声声呵斥,也真是服了她这个死不认罪的得意样子!

他怎么就没有想到,这个女人喜欢反咬一口呢!

玉芙斓在一旁看得也是左右心慌,也认准了宁千楹这个女人,八成是不可能认罪了,干脆拦下了赫连夜南……

二人退了几步,就留宁千楹在那里跪着。

过了一会,玉芙斓忍住愤怒,还是狰狞着面目说了句:“殿下……没有物证,单凭她不认罪,咱们也实在是没办法,若是殿下真的想收拾了她,那望殿下听臣妾一句,先不与她动怒,将她软禁起来?!?/p>

“软禁?”赫连夜南眼神一转,停留在玉芙斓认真的脸上……软禁?这倒不失一个主意。

只听见他一笑轻蔑,又将眼神落在宁千楹身上,带着锋芒,语气凛冽:“皇后娘娘好歹也是一宫之主,若是犯了错,便得过且过,那要本王该如何治理这后宫的不良风气?皇后娘娘……你说是不是?”

他又逼近几分,显得冷血无情,分明对宁千楹没有半点怜惜。

甚至——他还恨不得这个女人死!

但是因为心里还有些忌惮宁千楹是曼殊国公主的身份,赫连夜南总归不能太过咄咄逼人。

而宁千楹,当然是听出了他这话里带刺的是什么意思。

“殿下要如何处置,臣妾都毫无怨言?!蹦ч阂谰善骄?,似乎对这一幕早就拿捏心中。她还不信?自己都已经活过来了,还是一个妖身,再被这两个良心狗肺的给欺负了,岂不是笑话?

继而她一仰头,面目坚定。

赫连夜南看得心惊,莫名心里有点慌:这个女人……哪里来的那么厉害的气势?

“好!”赫连夜南愤愤挥袖,又笑得有些阴险:“皇后有胆识,就不怪本王不留情面了!来人!囚禁余凰宫!没有本王的命令!不许让她出来!”

周围立马出现几个将士,立马将宁千楹扣下!那一刻……宁千楹脑袋险些贴地,却还要一再隐忍,狠狠说:“臣妾领罪?!?/p>

呵……赫连夜南,你今日,灭我志气,毁我傲骨,都不过是因为你厌恶我,想要除了我,可我宁千楹发誓!只要我活一日!必然让你痛不欲生!

感觉到宁千楹心里的怨念,千岁突然受了惊动,已经急切起来:“主子!要不要我打死他们?真是气死我了!他们居然这么欺人太甚!”

宁千楹目光一沉,如同一滩死水,显得冷冷冰冰,好似轻轻一碰,就会冻结一般。

但她,面对这个局面也不过是付之一笑罢了。

“千岁,咱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,他不过是软禁了我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为了避免被人发现,咱们回去再说?!蹦ч耗托娜八?,话音已经淡去。

倒是千岁乖巧,只是点了点头:“都听你的?!?/p>

待宁千楹被押了下去,玉芙斓可是看得好不痛快。自从回宫,她就一直想办法灭一灭这女人的威风,再好好修理她一番,没想到……三言两语糊弄了殿下,还真的将这女人软禁起来了。

看来?殿下对这个女人,也是十分厌恶的很??!

玉芙斓心里愉悦,乐得她赶紧抱住赫连夜南的胳膊,好一阵娇滴滴的语气:“殿下?您就别生气了,为了她一个人的错,弄得满宫里鸡飞狗跳的,那可就不好了?!?/p>

赫连夜南依旧怒目圆睁,还在为了方才的事心有余悸。

他皱着眉,突然惆怅道:“斓儿,你为何不让本王先惩治了她?反倒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软禁?”

算起来,她可是堂堂皇后娘娘,如果是她犯了错,为了给整个后宫表率,怎么也得受点皮肉之苦,再降降位分,已示威严。但他却不明白,斓儿的用意何在。

这一点,玉芙斓心里已经有了斟酌,倒也不怕对赫连夜南老实交代。

她眼神一哀,闷闷不乐的:“殿下,臣妾当然知道您想治皇后的罪,可是皇后毕竟还是曼殊国的公主,你不顾她的颜面,也得思虑到曼殊国是否会怪罪?!?/p>

赫连夜南付之苦笑,只好叹了叹:“还是斓儿明白本王的心思?!彼牧伺乃氖中?,如捧至宝。

玉芙斓美得沾沾自喜,却也要收敛一下。面对赫连夜南的疑惑,她倒是从容不迫道:“可是殿下你再想想,她总归是皇后,犯了错就是要认,您不过是软禁,已经给足了曼殊国面子,这是殿下您的事?!?/p>

这句话听着漫不经心,倒是深藏不露,赫连夜南也有些惊讶……斓儿怎么变得如此细腻?

“斓儿的意思是?”

只见她娇笑,嘴边流利说:“殿下当然明白臣妾的意思,软禁她,是殿下的意思,可是软禁以后,皇后娘娘会怎么样,经历了什么,那可就不是殿下的事了?!?/p>

如此……才让赫连夜南有了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感觉!

“本王明白了!”赫连夜南恍然大悟,瞬间喜笑颜开。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书海币 |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
去充值
鲜花
100书海币
咖啡
200书海币
神笔
500书海币
跑车
1000书海币
别墅
10000书海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
恒兴烧坊 | 高鹰代孕 | 广州代孕 | 高鹰代孕 | 常宁新闻 | 台湾试管婴儿 | 小游戏 |